首页 热点 资讯 行业 财经 国内 商业 生活 快讯

湖南浏阳“超级乡镇医院”现象调查 何以“逆吸”城里的患者和医生

国内 来源:新华网      时间:2020-11-05 08:17:49

上午九点半,社港医院的候诊大厅内就已经挤满了人。

操着不同的口音,提着各地医院的CT片、X光片袋子……医院里排起了长队,人群发出嗡嗡的交谈声。

医院外,挂着湖南、江西甚至更远省份牌照的小汽车,堵了差不多1公里。急促的喇叭声此起彼伏,似乎在催促医生快点看病。

45岁的导诊护士冯霞瞥了一眼时钟,还不到9点,墙上的电子叫号器显示已经登记了500多位患者。经验告诉她,小镇的街道还得堵上一个多小时,而下午又会涌进同样多的病人。

冯霞所在的湖南省浏阳市骨伤科医院(也是社港镇卫生院,简称社港医院),是一家地处湘东罗霄山区的偏远乡镇医院,周围只有静谧的山村和小巧的集镇。

对这位导诊护士来说,这种城里大医院才能见到的拥挤场面,自己已经司空见惯。在这里待了13年,她遇见过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,甚至还有东南亚和非洲的老外。听得懂五湖四海的“乡音”,是她工作中必备的技能。

浏阳市位于湘赣边,东邻江西铜鼓、万载、宜春,南接江西萍乡。像社港医院这样的超级乡镇医院,在浏阳这个县级市还有几家。如同春运般的繁忙,每天在这些医院出现。

大医院的名医前来“侦查”暗访

一直以来,城市大医院的“虹吸效应”,像抽水机一样,抽走了患者,也抽走了好医生。而社港医院堪称“逆吸”——从城市大医院“抢”病人、“抢”医生……

社港医院名誉院长江林介绍,该院职工400多人,2019年业务收入3.2亿元,年门诊量超37万人次。其中仅有10%的患者来自浏阳本地,90%的患者来自外地,重点辐射湘赣边地区。

社港镇镇长罗定坤给出了一组对比数字:全镇户籍人口不足五万,而社港医院每年带来的流动人口近百万人次。

“一家乡镇医院带活了一个乡镇”已经在社港成为共识。罗定坤说:“镇里围绕社港医院形成了住宿、餐饮、交通、中草药种植、护理等配套产业链。以陪护为例,护工一天能赚200元钱,超过很多外出务工的年轻人。”

无一例外,病人们都是冲着“江氏正骨术”来的。

社港医院90%以上的病人,都通过这种传统正骨复位法治疗,手术率不到8%,而一般医院的骨科手术率约为80%。即使这样,社港医院500多张病床还是捉襟见肘,天天有病人排队等床位。

社港医院护士长禹干香告诉记者,医院每月出院270人,住院病人流动性很高,平均每7到10天就出院,以便为更严重的病人腾出位置。

一大早从江西宜春出发,坐了3小时车来看病的陈豪说,当地一家医院检查了他的骨伤后,估算要花上万元才能治好,而在社港医院大概只需花费一两千元。

社港医院正骨室主任江永革说,因为患者多为湘赣边农民,为了给患者省钱,医院坚持“能正骨复位的,就不做手术;能回家休养的,就不安排住院”。在社港医院就诊的患者,很多还能当天治疗当天回家。

院方表示,2019年,他们采用传统手法复位,为患者节约治疗费用超1亿元。

高门诊量形成的“口碑引流”,加上相对较低的手术率、住院率和诊疗费,社港医院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,甚至对大医院构成了“逆吸”。

长沙市一家大医院的医生,见到自己的病人不断往社港医院跑,一度怀疑这家乡镇医院请了“医托”挖病人。为此,他专程开车到社港来暗访,这才打消了猜疑。

社港医院医生刘玉坤坦率地说,很多大医院的名医出于猜疑或好奇,私下“侦查”过社港医院。

病人口口相传,让社港医院的名气越传越远。去年,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副院长、骨科主任、关节置换专家毛显光和香港玛丽医院骨关节矫形中心的忻振凯教授,也都慕名而来。

在浏阳,集里医院也是一家让人刮目相看的超级乡镇医院。

作为湖南省唯一一家设有重症监护室、能做开颅手术的乡镇医院,今年3月,集里医院位列国家卫健委发布的“全国防治卒中中心综合300强”。

集里医院院长陈小玲介绍,医院以神经内科、眼科和疼痛科为特色,30%的患者来自浏阳以外,覆盖湘赣鄂广大地区。去年,集里医院门诊量近50万人次,收入3.68亿元,住院患者满意度98.51%,门诊患者满意度97.7%……

社港医院和集里医院不仅吸引了患者,也引来了医生。以社港医院为例,现有160多位医生中,有20位是从外地县级医院主动跳槽过来的。

在乡镇医院大多“边缘”“冷清”的当下,社港医院和集里医院却像极了大城市里那些规模超大、患者超多的超级医院,其“逆吸”效应令人叹为观止。

“能看好病还不贵,当然选我们”

超级乡镇医院不是一日炼成的。

集里医院52岁的神经内科主任贝玉章,1995年来到这里时,这家乡镇医院被“贫血”折腾得有些惨不忍睹。

当时的集里医院,员工不到30人,每天门诊量三四十人次,只有几个留观病人,几乎没有住院病人。

和很多乡镇卫生院的处境一样,本地患者宁愿到城里大医院排长队、花高价,也不愿意到集里医院就诊。留不住医生,招不进新人,集里医院陷入“缺医生——没病人——留不住医生——引不来病人……”的恶性循环。

集里医院地处浏阳市近郊,下有村卫生室,上有县医院,必须在夹缝中找生存空间。1995年,集里医院成立中风专科。在此之前,集里医院做了调研,中风、白内障和慢性疼痛,是浏阳发病率靠前的疾病。可直到2005年陈小玲接任院长时,已经“十岁”的集里医院中风科,每年住院病人仍只有三四十人。

自救从“输血”开始。2005年,集里医院从河北省第四人民医院聘来神经内科专家、副主任医师齐浩波。

这是浏阳引进外地人才进本地医院的第一例。当时开出的条件是10万元年薪,附加一套168平方米的房子,齐浩波爱人的工作也一并安排。

这次招聘成了当年浏阳轰动一时的新闻。要知道,当时集里医院员工年收入才一两万块钱。齐浩波很快成为神经内科学科带头人,并开始培养集里医院的人才队伍。

2005年至2020年,集里医院引进成熟人才66人。陈小玲说,培养一个成熟的医生,没有8到10年根本不行,而医院通过人才引进,短时间内快速完成了“输血”。

与此同时,集里医院也在积极自我“造血”。贝玉章回忆,从2006年开始,集里医院开始送人到大医院去学习,哪里有好资源,集里医院就千方百计把医生“塞”到哪里去。

静脉溶栓治疗,是缺血性脑卒中急性期的重要救治措施,听说天津环湖医院溶栓做得好,集里医院就把卒中科的医护骨干送去“取经”。学成归来,集里医院顺利开设溶栓业务。

事实上,很多大医院对乡镇医院送来进修的医生爱答不理。集里医院管理层赔着笑脸、软磨硬泡、四处请托,才得以把自己的医生一个个送进“课堂”。

今年38岁的黄璞嘉是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医生,也是医院主刀开颅手术的医生,他对集里医院把医生送出去的决心深有体会。

“一部分危重症患者送到医院时,必须马上开颅才有得救,而十年前,我们医院没人会这个手术,只能转诊。”为了替患者争取到宝贵的救命时间,黄璞嘉先后三次去湘雅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学习,长则一年,短则三个月,才最终熟练掌握开颅手术。

截至9月底,集里医院今年已经完成95台开颅手术。

“外出学习期间,医护人员的工资绩效不变,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。”黄璞嘉说,“医生想学哪方面的技术,医院都会全力支持。”

贝玉章说,医院每年都有三四十人出去学习,全院现有职工751人,其中中高级职称281人,硕士研究生26人。

在集里医院的中风病人中,农村患者占到90%。为了降低患者负担,医院精打细算,严格控制医疗耗材采购成本。

同样采购一个支架,有的大医院要2万元,集里医院硬是砍到1.5万元……一些耗材供应商觉得挣得少,情愿不做集里医院的生意。

陈小玲告诉记者:“集里医院正在申报三级医院,但收费一直维持乡镇卫生院的水平。就算是花费较多的开颅手术,也只需两三万元,只有省城三甲医院的一半左右。”

“能看好病,还不贵,患者当然选我们。”陈小玲说,这是集里医院破解基层医院发展困境的秘诀所在。

类似的一幕也发生在社港医院。

“我一个人看不了这么多病人,关键还得依靠医院的人才队伍。”谈到如何留住人才,江林说,社港医院通过待遇留人、事业留人、感情留人。

待遇方面,社港医院医生年收入从十几万元到二十万元,不输县城医院。

在采访中,多位社港医院医生坦言,不用担心生存问题,更用不着花心思从病人身上赚钱。只需要踏实工作,努力在专业上有一番作为,自己和家人就能过上体面的生活。

在事业方面,社港医院给了医生更快的成长机会。从湖南平江县中医院跳槽过来的刘玉坤说:“培养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外科医生,一般需要10到15年,甚至更长时间。社港医院的外科医生接触病人多,往往不到10年就能成熟。”

江林认为,这正是很多医院想挖社港医院医生,而未能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
超级乡镇医院群的背后

一个县级市出现一家超级乡镇医院已经实属不易,如今涌现出一群超级乡镇医院,不得不令人称奇。

浏阳市卫健局副局长肖波介绍,浏阳市35家乡镇医院,去年医疗业务收入近12亿元,最多的一家超过3亿元,年收入达到5000万元以上的乡镇卫生院就有10家。

当大部分乡镇卫生院还苦于无法留住本地患者的时候,浏阳市域内的就诊率已达到96%。

“留住患者的前提是留住好医生,而留住好医生必须要有激励机制。”浏阳市卫健局体制改革科科长王科明认为,“合理的激励机制,是浏阳乡镇医院得以逆势成长的关键。”

浏阳允许突破公益一类事业单位绩效工资总额限制,医院拿出收支结余的60%,用于医护人员的绩效工资总额。医生收入与药品脱钩,与工作量挂钩。另外,浏阳推行治疗标准化方案,同样的病,在哪家医院看,都是一样的流程和费用。

与此同时,浏阳市卫健局要求收入分配向临床一线倾斜。每家医院的绩效分配方案,由医院自主决定,但需要交由卫健局审核,同时向人社局和财政局备案。

“在我们浏阳的医院里,工资最高的不是院长,而是那些学科带头人和一线专家。”王科明说,“有些医生的收入甚至是院长的五六倍。”

除了绩效改革,浏阳还有“赋能乡镇医院”和“打造特色专科”这“两把刷子”。

王科明说,绩效改革解决的是愿不愿意干的问题,赋能乡镇医院解决的是会不会干的问题,打造特色专科是能干什么的问题。

“赋能乡镇医院”,除了通过“请进来走出去”给人才赋能,还有通过“医联体”机制给医院整体赋能。

浏阳龙伏镇卫生院正是靠医联体“起死回生”的。2008年,龙伏镇卫生院与集里医院结成医联体。

院长刘向前介绍,2008年之前,龙伏镇卫生院门可罗雀,一年门诊不足3000人次,住院量不足400人次,年业务收入只有90万元。

“集里医院对龙伏镇卫生院的帮扶分为三步走,分别是扶起来、陪伴走和放开手。”在刘向前看来,这和精准扶贫差不多。

2008年到2013年的“扶起来”阶段,集里医院派出业务骨干,投入医疗设备,给龙伏镇卫生院“充电”,十几个业务骨干一待就是三年。

2013年到2016年的“陪伴走”阶段,只留下管理业务的副院长,每个月派医疗专家定期查房、培训和讲座,着重培养龙伏镇卫生院自己的人才队伍。2016年开始,放手让龙伏镇卫生院自己管理运营。

2019年,龙伏镇卫生院总收入达到1685万元,门诊量超过3万人次,住院量达到4462人次。刘向前说:“不仅原本外流的病人回到了卫生院,住院病人中还有20%来自外地。”

龙伏镇卫生院所谓20%的外地住院病人,大多来自社港镇。当地干部表示,浏阳的超级乡镇医院之间,并非同质化竞争,而是差异化错位发展,打造地区特色专科。

社港医院的特色专科是中医骨科,而龙伏镇卫生院的特色专科是慢性病。此外还有集里医院的神经内科、眼科、疼痛科,枨冲镇卫生院的甲亢专科,古港镇中心卫生院的中医科,大瑶镇中心卫生院的疼痛康复科……

为了保证专科业务发展,同时也为落实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和医改政策,浏阳将专科业务进行剥离,比如成立社港镇卫生院和骨伤科医院、集里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集里医院。

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卫生院执行基层医改政策,落实基本医疗与公共卫生,专科医院执行公立医院改革政策。二个机构、二套管理制度、同一个法人代表,大型设备资源共享,业务实行基本医疗在卫生院,专科医疗在专科医院。

绩效改革、赋能乡镇医院和培育重点专科——得益于浏阳基层医改的这“三把刷子”,浏阳超级乡镇医院云集,逐渐成为湘赣边区域的医疗中心。(记者向清凯、张典标、苏晓洲、刘良恒、帅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