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热点 资讯 行业 财经 国内 商业 生活 快讯

中国传统窑砖烧制业中“皇冠上的明珠”:御窑金砖

国内 来源:北京日报副刊      时间:2021-07-30 09:55:16

都说点石成金,奉旨而造的“天下第一砖”御窑金砖,堪称“点泥成金”。

每一块金砖都有“生产标签”,标注有年代款识、督造官和窑户的名字。

大运河北京段有个漷县镇,这里的觅永路1号是北京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人民公社旧址,是北京城市副中心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。北京皇城御窑金砖博物馆就坐落在这个院子里。我们找到了这里,也找到了博物馆的创办人王忠华。

都说北京城是大运河上漂来的,大运河作为古代南北交通的大动脉,从南到北,运来了数不清的粮食,还有大量建材。御窑金砖就是这其中的极品。

1990年,王忠华在爷爷那里得到第一块砖,那一年他17岁,从此,他开始痴迷于这种精工细作的艺术品。如今他创办了北京皇城御窑金砖博物馆,与苏州御窑金砖博物馆在京杭大运河的南北两端,遥相呼应。

御窑金砖是中国传统窑砖烧制业中“皇冠上的明珠”,明清以来受到历代帝王的青睐,成为皇宫建筑的专用产品,在《天工开物》中被誉为“天下第一砖”。既然是第一,这价格也就上了天,因此还有“一两黄金一块砖”的说法。紫禁城也只有皇帝经常出入的三大殿: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才铺得起。这些规格分别为二尺二见方、二尺见方和一尺七见方的金砖,历经数百年,黑如墨

御窑金砖烧制、运输和铺墁安装的历程,相隔千里。制砖主要在江苏苏州,通过京杭大运河运输到北京通州皇木厂,然后在北京城的皇宫里进行铺墁使用,这就是“南砖北墁”。金砖从挖泥到最后烧制成砖的制作过程,经历选泥、练泥、制坯、装窑、烘干、焙烧、窨水、出窑等,共29道工序。这需要七百多天的时间,故而产量有限,经过这样一番历练,每块砖重达二百多斤。

在文人笔下,金砖被赋予了更加诗意的历程。“货船泊岸夕阳斜,女伴搬砖笑语哗。一脸窑煤粘汗黑,阿侬貌本艳于花。”这首《竹枝词》描述的就是金砖出窑时的场景。无限拉长的时间,工艺的精细,与自然时令的配合,使金砖的制作工艺成为时间、人力、自然、物性的完美融合。

先说金砖所使用的泥料,采用的是江苏陆墓御窑村一带的黏土,“皆以沾而不散,粉而不沙者为上”“掘而运,运而晒,晒而椎,椎而舂,舂而磨,磨而筛,凡七转而后得土”。这工艺怎么看都像面粉加工厂生产精白粉。

取土后便是“凡六转而后成泥”的练泥环节,然后是“制坯”环节和5至8个月的阴干过程。焙烧会根据不同材料的燃烧习性,“一月而糠草,二月而片柴,三月而棵柴,又四月十日而枝柴,凡五月而砖始出”。焙烧闭窑后开始窨水,以便形成砖瓦独特的青灰之色和足以持久千秋的坚硬质地。出窑后的成砖“或三五而选一,或数十而选一”,平均也就是20%至30%的合格率。

运送金砖进京可是件大事。金砖的包装、装船、运输,极有讲究,主要有两种形式,一种是有特殊的皇室活动,需要大批量专船专运。先要编队,前首官船坐着押运官员,后面货船按顺序排好,官船打着“苏州府”灯笼,每船插黄龙旗,有兵卒守护,择良辰吉时开炮启运,浩浩荡荡驶入大运河北上。还有一种是不太着急用的时候,为了节约成本,官府征调运送粮食的官船和民船,每船装金砖3至5块不等,捎带进京。

在博物馆的一个展柜,笔者见到数十块拳头大小的残砖碎块。这些是王忠华在大运河边挖漕时捡到的金砖碎片。金砖有着严格的漕运与采办管理制度,皇家用的东西是不允许流入民间的,即便金砖在运输的过程中出现一些残损,也会被打成碗口大的碎片就地掩埋在运河岸边,而且要一一记录在案备查。

金砖的铺墁也有诸多讲究。金砖运到紫禁城,开始铺墁,这个过程叫“金砖墁地”。我国传统铺地面的做法,有细墁地面和粗墁地面,其中最为精细的就是“金砖墁地”,这是中国古建筑营造技艺中最高级的典型代表,整个过程要历经砍磨、铺墁、泼墨、钻生等四十余道工序才能完成。完工后金砖地面坚硬无比,油润如玉。

“砍砖之后,砖与砖之间要达到头发丝都放不进去的无缝标准。”王忠华这些年一直致力于研究金砖墁地技艺,每天都会和工人们一起修复打磨金砖。“御窑金砖制作在苏州,但成器是在北京皇城。”

博物馆珍藏了大量从明代永乐年间到清代宣统年间的御窑金砖,每一块金砖都有“生产标签”,标注有年代款识、督造官名字和窑户名字等信息,这大概就是古时候的责任到人。

博物馆的宝贝不少,其中有一块长111厘米、宽46厘米、厚11.5厘米,特大尺寸的上细泥料砖“御窑金砖王”;还有大明永乐金砖。在这里,你可以零距离接触到六百年历史的故宫御窑金砖,与时空对话。馆里还有一块金砖墁地体验区,访客可以自己动手体验金砖墁地的传统工艺,感受“工匠精神”这四个字沉甸甸的分量。

一块砖的“成器”之旅,凝聚着南北工匠的执着和智慧,承载着运河文化的厚重与交融。在这一段旅程中,金砖由物而成器,金振玉声,容纳风物。一块砖的背后,是一群人的身影;一块砖的故事,是一个时代的故事。历经六百年寒暑风霜,传承与发展,御窑金砖和它的技艺沉淀在大运河畔,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一道独特风景。

(原标题:大运河漂来“一块砖”)

新闻速递

精彩放送